默小黙

本命kkw,墙头昊然小哥哥
杂食党一枚
一个满脑子脑洞但没时间写的无奈的懒人

markai衍生联文《浮生辞》 第一章

*泥空空x石太璞

*和 @千里席 的联文

“师父,师父!我回来啦!”

石太璞看了泥空空一眼,叹了口气,拿了块布过来“你又去哪里玩了,弄得灰头土脸的。”

石太璞把布一整块丢到泥空空脸上,“先擦一擦吧。”

“我,我去干好事儿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去干了什么好事,且乖乖跪着去吧。”

这次没等着泥空空辩解,就把他连同那张布一起又送了出去。

泥空空一瘸一拐自觉地去了。

看着当年还饱受欺负的那个孩子,现在竟然长这么大了,石太璞心里就又是一阵感慨……

他心想,这孩子小时候被有钱人欺负的实在太惨,若不是自己路过有幸救了他,还不知道他现在会怎样……

当时,那些孩子按着他的手,就着掌心就是一刀,鲜血涔涔地往外冒,自己听着他的哭声,实在是不忍。

都是孩子,何苦要这样对他呢?

“你是谁?”

在自己的怀里抽抽搭搭哭够了之后,他竟然还顶着那张哭得皱巴巴的小脸,奶声奶气地质问自己,石太璞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俊不禁。

“孩孩,我叫石太璞,你呢?”

“我叫泥空空!泥空空的泥,泥空空的空!”

石太璞想着想着,却未注意到魔教的人又来了。

一支暗箭擦着他的脸飞过,霎时间脸上多出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被包围了,一次来的比一次多,不就是冲着自己武林平衡人的身份吗…

不过还好,他们找不到空空,这孩子,无论如何都要保他周全。

奇怪的是,没怎么对付他们他们竟又全数退去。

“呃…咳咳…”胸中突然一阵闷痛,一大滩血从石太璞嘴里喷涌了出来。

没想到,竟然用毒,好在这种毒是慢性的,一时半会儿不会让自己有什么事。

石太璞擦掉了嘴边的血,整理了院里的尸体。

去看看空空吧…他也该学点法术了,我若走了,没人再能保护他…

几日后。

石太璞来到湍公潭,泥空空竟然被魔教的人围在了中间!

他飞身去到泥空空身边,“跟我走!”

没想到泥空空冷漠地看着他,“我可不走。”

“泥空空你干什么!这是魔教的人,快离开这里!”孩孩为什么这样说?

泥空空缓缓牵起嘴角,嘲讽地笑了一声,“师父,哦不,石太璞,你听清楚了,我再也不是你的小跟班了。你看不起我,我便要让你看看,我最后能有多威风!你走吧,我已经加入魔教了。”

说完转身欲走。

石太璞愣了几秒,随后赶紧几步追上去,他一把抓住泥空空的右肩,“你疯了!?”

泥空空手捏一个符咒,转身照着石太璞的左胸狠狠一点,石太璞便被打离了十来步,重重摔在了地上。

“呃…你竟然…!”石太璞捂着撕裂了般地胸口,抬手擦掉嘴角流下的鲜血。

没想到他竟然会魔教的法术!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看泥空空就要离开他的视线,他不甘心地再次上前,可根本追不上了。
果然受了伤的身体,根本不行。

“泥空空!你回来!”

石太璞没注意到,刚刚的伤引发了体内的毒素,他的头一阵眩晕,再走了几步便昏了过去。

到醒来时,已经晚上了。

石太璞实在放心不下,他还是动用了平衡人的腰牌。

“魔教异动,五大山派,即刻开启防备计划!”

“是!”

过了几日,石太璞终于知道了泥空空的消息,他变成了现在魔教教主的儿子,在不停的烧杀抢掠…

心真的很痛,还记得前段时间他还只是个可爱的孩子,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怎么会呢…

石太璞捂着当时被他打伤的胸口,隐隐作痛,是伤口,还是心呢?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帮一个朋友发的一辆短小的车
https://shimo.im/docs/25daUElTgcoONT99

【马柯x周凯】缘 第二章

黙黙有话要说,看完电影后黙黙不想全按照之前的脑洞写了,他俩的结局应该会好很多,马柯会黑化,但在周凯面前还是他的弟弟,不想他出什么事

emmm会跟电影出入有点大,但不会严重ooc(应该的,我也不想)不喜慎入哈

有啥意见可以跟我提,我会尽力修改的

以下正文

――――――――――――――――――――――――――――――――――――――――

周超这几天没怎么回过家,一直在警局调查这件事,好不容易打入敌方内部的两个卧底才传递了一两次不太重要的信息就被残忍的杀害,还有一个不知所踪,可能也是被灭口了吧。周超非常内疚,毕竟是自己的朋友,部下,就因为自己下达了向局里传递信息的指令,一夕之间,就全部被残忍的灭口了…周超一边在默默忍受着痛苦的煎熬,一边认为不能让兄弟们白死,抓紧了这么一点蛛丝马迹,连夜追查。

周凯毕竟也在江湖混了这么多年,也多少有点人脉,可以知道一些事情。这不,知道了好几个卧底惨死的消息,也知道自己弟弟那性格,是认定要做一件事就永远不会放弃的,就直接跑到警察局去把他带回家。可周超像个孩子一样的闹,死活不肯在家待着,一定要留在警局查案,周凯后来实在劝不好也就没了耐心,瞪着他,向他吼了几句

“周超,你tm给我听着!你如果就因为这点事儿就决心要整垮自己,那我不拦你。可你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卧底吗?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你得活下去才能抓住杀死他们的人!所以你是想用法律的手段,彻底铲除这个黑帮为你那些朋友报仇,还是想就这个样子慢慢折腾死自己”

一语惊醒梦中人,刚还在闹的周超瞬间安静下来了,在客厅里慢慢坐下了下来,用哽咽的声音说“哥,你说得对,我不能就这样整垮自己,现在我是对这个案子最了解的人,我不能倒。”洗了一口气后继续说“从现在开始,我会用理智思考,不会再做一些没脑子的事,我一定要把这个黑帮连根拔起”这句话能听出巨大的决心。

听周超说了这样的话,周凯心里总算能放下一点心了

“你现在去洗个澡,我帮你烧碗面,吃好后你好好睡一觉”从他的语气里能感觉到一股疲惫感,想必这几天这个当哥哥的也一直为弟弟操了不少心吧。

周超这次没有拒绝,只是点点头就去衣柜里拿一套换洗衣物去了浴室。

接下来的这几天,兄弟俩过的还算安宁。周超每天去警局查案,也没再做什么冲动的事了。周凯继续去港口买水产,日复一日的过着相同的事,但周凯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一个废弃仓库里…

那个不知所踪的卧底现在正双手被吊着,身上遍布伤痕,鞭伤,烫伤……

“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不是卧底”那人语气十分肯定,仿佛说的不是问句

那人惊恐的说“不,不是,马哥,我,我怎么可能是卧底呢,您误会了”

“我给过你机会了,你自己不要那就别怪我了”马柯为之惋惜的说,然后让手下一枪爆了那名卧底的头

看着卧底慢慢冰冷的尸体,马柯说“我最讨厌的,有两样东西,警察和欺骗,你全占了”说完头也不回的拖着瘸腿走出了废弃仓库。

想着那年发生的事儿,马柯陷入了沉思

最后和阿仓的那场战,凯哥动不了了还在求阿仓放过我们,凯哥差点就被爆头,然后警察来了,局势也变了。阿仓要逃,自己最后开的那一抢应该可以让阿仓掉下海永远上不来的。而周超居然在凯哥要昏过去的那刻给他套上了手铐。凯哥为了救他都要死了,他不知道感恩吗?

从这一刻开始,马柯心里极度厌恶的东西里面加上了“警察”

那个胖子引发了最后的炸弹,凯哥那个角度应该炸不到他,自己会炸到一点,不会很严重,但可以假死,反正这里都是尸体,自己没爸没妈也不会有人能查到自己的DNA,很好。凯哥应该也不会想自己被抓走吧……

马柯假死逃出来后,打听到周凯因为这一次的伤给他留下了不轻的后遗症。最主要的是,阿仓竟然还没有死!在他刚掉下海的时候他的手下就救了他。马柯这次没有跟杀皮筋那次一样冲动,很冷静的想,只要以后自己有能力,一定会把阿仓碎尸万段!

回到现实,马柯坐在车里大概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实力。是时候得去找阿仓好好算算当年那笔账了……

――――――――――――――――――――――――
TBC

这章就是过渡,下一章应该会多一点

【马柯x周凯】缘

我可能是一个逻辑叙述能力有问题的人,还希望各位看官不要太过挑剔

如果写到后面严重ooc了别怪演员,那都是我的锅

头一次写长篇好紧张的说

第一章

私设现在周凯35岁,周超28岁,马柯32岁

周凯退出江湖去自首这件事已经过了好几年了,现在就一直在港口做一点卖水产的小生意。对此,周超是很开心的,哥不混社会,做一个普通人至少安全能保障。还好当年哥自己去自首了,如果要自己亲手抓他一定会比现在痛苦的多。更何况经过那件事过后,哥的心难受了挺长一段时间,能让他放下这件事当然是好的。

周凯在自己港口的摊子搬运好了今晚该进的水产,想起之前小超说想吃海鲜,就拎着一袋新鲜蛤蜊和一条鱼走向了自己和弟弟的家。走着走着就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个小子,那小子生前也是最喜欢吃蛤蜊的了…

当年周凯21岁,在一个小巷子里遇到了18岁的马柯。周凯路过这条巷子的时候听见了打斗的声音,原本他是不会进去的,但一股莫名的感觉驱使着他走进这条巷子。三个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男人在使劲儿地打地上的一个少年。周凯想看看就算了,毕竟这年头这种事太多了他要管也管不过来。刚想转身要离开就被三个男人中的一个叫住了

“喂!那边那个,你是不是都看到了!”说话的是其中一个矮小一点的男人

周凯看着几个人渣都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看到又怎么样?不过就是几个地痞流氓在这里发疯啊”周凯不屑的笑笑

另一个声音较粗的对三人最中间的人说

“老大,这人不识时务啊,怎么办?”

领头的说“那就也打他一顿,让他跪下来给小爷我磕三个响头再放他走,让他知道什么叫识时务!”

说完就指挥着其余两人冲上来要揍周凯,可周凯也不是吃素的,毕竟从小要保护自己的弟弟,周凯练就了一身功夫。转眼间,两人就被周凯揍得鼻青脸肿,而领头的也被他吓到墙角不敢动弹了

“爷,我喊您爷还不行吗,之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吧”

“滚”周凯一个字都不想浪费在这种人渣上

那三个人瞬间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既然都已经出手了,那也去看看那个孩子吧,毕竟能相逢也是一种缘分,周凯是这么想的。

他蹲了下来看了看孩子的伤势,还好,都是些皮外伤,养几天就能养好的。那个孩子突然说“大哥,我能跟着您混吗?”仿佛用尽了最大的决心。周凯看着他的眼神,还那么纯净,一看就是刚进入这个黑暗世界的孩子,他突然不想看到这个孩子搅进这如同漩涡般的社会,毕竟在弱肉强食世界里,弱小的孩子往往会被当成牺牲品被社会所吞噬。

他刚想说不行 ,想让这个孩子别搅进这趟浑水里,但好像那个孩子仿佛看透了他的心,立刻慌乱地说“我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我只希望能活下来,真的!如果您不带我走,那几个人一定还会回来,到时候我死定了,我就想好好活下去,求您了!”周凯看着那孩子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抓住自己的袖子不放,想到了如果小超不那么厌恶他这个混社会的哥就好了,哪怕是一点点…

他叹了口气说“你叫什么名字?既然决定要跟我混,总不可能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少年的眼神里立刻充满了希望连声道“马柯!我叫马柯!谢谢大哥愿意收留我,我以后绝对不给大哥添麻烦!”

“走吧,我带你去我的家,你以后就跟我住在一起”周凯无奈的笑笑,心想回去之后得给他包扎一下,就算是皮外伤也是得治的。

少年十分欢喜的嗯了一声,搀着周凯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马柯和周凯的关系已经非常不错了,所以也常常互怼。

有次,周凯去买了些菜打算烧给他吃,当饭菜烧好盛出来的时候,马柯边帮忙边开玩笑说“凯哥,你这烧的能吃吗”

“嘿,你怎么说话呢,吃不吃,不吃收走了啊”

“吃吃吃,凯哥烧的都好吃”说着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周凯也宠溺的笑笑开始夹菜

就是这顿饭,周凯发现马柯最喜欢吃的是蛤蜊。


周凯想着想着便走回了家,到家门口发现自己流下了一行清泪,连忙擦掉开了门进了屋,看见周超连忙过来帮自己拿菜。周凯想,就算自己忘不掉过去,也不能影响小超的心情。

吃完饭,周超心不在焉的一直在想一个案子,也就没怎么专心跟他哥聊天。周凯当然看出他有心事,但也没问,就默默的把桌子上吃好的碗筷都拿到厨房洗了。

而周超却一直在想今天看到刚搜集到疑似全国最大黑帮幕后首脑的背影图怎么这么像记忆中的那个人的背影,但又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哥。周超很苦恼啊

TBC…

一个脑洞,不喜勿喷啊各位

很大概率,不对,应该直接ooc了…

就是马柯在周凯身边待了这么多年,但周凯喜欢别人,马柯向周凯表白但被拒了。
之后阿仓抓了马柯和周超,但在最后关头周凯只能救一个,周凯选择了就弟弟,但其实内心里还是想救马柯的,周凯退出了江湖,每年马柯的忌日都去给他上坟内心也是非常非常愧疚的。
但其实马柯并没有死,因为这件事后,他黑化了,成了帮派大哥,用几年的时间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基本上全国的黑帮都要向他低下头,然后,他回来复仇了……之后就是可能会虐身虐心,不过应该不会BE吧

差不多看完电影我就开始写

应该之后还会写三兄弟的日常小甜饼

好帅啊,犯花痴ing😍️😍️😍️😘️😘️😘️

啥也不说了,民政局见吧🙃️

王大陆!你手放哪儿呢!你嫂子我都没摸过

链接不会,只能图片-_-||
(一辆超级短小的车)
@小番茄√   @阿诚